Kärlekens Alla Färjor

随随便便吧

       在阿尔弗雷德还是个不谙世事的莽撞小孩时,他时常能得到来自英国的吻。睡觉前,在英国读完那些对他来说枯燥无聊的诗后,英国温热的嘴唇便覆上他的额头,在留下余温后替他掖好被子,一起进入梦乡。在他为那位人类朋友伤心地直掉眼泪时,英国的手轻轻抚上他的后颈,安慰一般地吻去他的眼泪。

       至此之后的很久,他似乎再难得到英国的一个吻。

       在那群欧洲的家伙都疲倦不堪,...

胸口痛的好像要撕开的话你可以把它叫作爱

阿尔弗雷德承认自己是个胆小鬼,他从未想过自己也会有说不出口的爱恋。他将对亚瑟的感情想做是甜甜蜜蜜的草莓冰淇淋,事实却告诉他那其实是苦涩酸牙的柠檬玻璃糖。他也只敢在独处的夜晚小心翼翼地捧着清新小巧的它们送入搅动着星云的玻璃罐,轻轻吻在还留有森林气息的木塞上,说上一百遍喜欢。这群包裹着糖渍坚硬外壳的星星们便通晓心意一般地,在漆黑静谧的四周映出微小的,清甜的光芒。

谢谢你谢谢你只是想感谢你与我相遇

即使没能牵到你的手也请你听听我抑制不住的心跳吧


希望今年的我能勇敢一些  ❤

想要看昏黄的路灯下,琼斯在细碎飘零的雪中亲吻绿眼睛兔子被冻红的鼻尖,然后引起他脸红的轻声抱怨,将拳头不硬不软地锤在琼斯的胸口上,再为他拍去帽檐上的雪,心疼地为对方的手哈气,最后打闹着渐行渐远的样子

唉,真不知道米英怎么会那么好,无论何时都会觉得他们也太好了吧,实在是过于美好,每天都要吹,我还要吐槽今年ise竟然只出了一个本,往常明明一年都出两本的说。我怎么就爱上了一个低产作者,后来转念想想也总比爱上退坑作者好吧。新的一年也会继续喜欢米英和米英的各位朋友,我真的很喜欢大家!

自闭型年更选手,个人觉得文字只有写给自己看才有意思,一旦有发出去与他人交流的念头就会陷入极度焦虑恐慌状态进而瞬间删除,我果然还是克服不了这一关。

早在亿万年前,遥远宇宙中的灿烂星光穿越层层星云和散落四周的细细碎碎的陨石而聚拢在这方北美大陆的那一刻起,他们就注定了将会相遇。

ise是我的米英初心啊,她的手书只要有时间就会拿出来看看,也是因为她的手书掉进了rad的坑底,洋次郎他怎么那么好啊,想让所有人都来喜欢洋子!